天天酷跑贵族
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文化 > 堵河文苑

山里人家

編輯:苗東升
字體:
發布時間:2019-05-21 11:55:06

謝心紅

我是土生土長的山里人,可剛參加工作的時候,卻被分配到一個比我老家更山的村莊住隊,并且一住就是兩年。在那段日子里,幾乎天天都跟鄉親們打交道,漸漸就有了感情,熟悉了他們的生活,了解了他們的生存狀態,尤其是他們那勤勞、樸實、樂觀和寬厚的性格,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,至今都難以忘懷。

那個村莊一山聳立,四面陡峭,村民們或三兩戶,或四五家,散居在柴方水便的緩坡上。房子有黃土筑的,有石頭砌的,也有圓木垜的。山里人都愛清靜,喜歡單家獨戶,即使一個山寨,居住也很分散。說是鄰居,其實卻隔著一段距離。

我們那支工作隊一共6人,沒有集體起伙,而是分散安置在各家各戶。這些人家的房屋大都依山而建,廚房和正房分開,廚房很大,有灶、有火爐。廚房里往往有一口水缸,把山泉用竹筧引來,因此,早晚都能聽到叮叮咚咚的水響。房前屋后,不是菜園,就是果樹,青山如黛,環境優美。春天來了,桃花紅了,梨花白了,這些人家就掩映在花叢中,遠遠望去,像是掛在山坡上的畫兒。樹多,林近,常常便有山鳥飛來,發出各種悅耳的啼鳴,夏天的蟬唱,秋冬的松濤,雞鳴狗吠,羊咩牛哞,還有那隔著山坡跟鄰居的說話聲,牧童的吆喝聲,一曲曲山歌聲,成了山里人家四季的交響。

雞子牲口就那么散放著,常常有老母雞不見了,過幾天領回來一群小雞,甚至有風流的母豬,時常跑出去瘋野,回來就產下些花里胡哨的小崽。當然,也有狼或豹子禍害家畜家禽的,至于進山采蘑菇或挖藥材的,遇到狗熊、獐子、猴子等野物,那更是常事。

那年代,鄉親們除了種糧食,就是興藥材。常見的藥材有紅花、當歸、獨活、川烏、黨參、黃連等。有些人家還喜歡養蜜蜂,少則幾十籠,多則上百籠,屋檐上、墻頭上、石岸上,山坡上,到處都能看到放置的蜂桶。

山里人胸懷坦蕩,待人熱情,沒有半點虛假和造作。誰家獵到了野豬,逮到了兔子,捕到了山雞,總會喊我去嘗鮮,不去就拽著去。每次外出歸來,都會把我叫到家里來,說是接風洗塵,那桌上擺的,都是平常難得一見的食物。逢年過節,他們還要送我一些香菇、木耳等土特產,若是謙讓,他們就說是托你帶給老人的。山里人還愛湊熱鬧,哪家有了紅白喜事,都跑去幫忙,跟自家的事情一樣,并且分文不取。若是在路上遇見陌生人,會主動跟人家打招呼,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早就熟悉呢!

最難忘的就是山里人家的火爐。那里山高氣候寒,一年四季都離不開火。火爐也就成了休閑、待客、傳承文化的地方。很多生活經驗、古老傳說、民間故事,都是在火爐邊烤火傳播的。尤其是下雨或下雪的日子,一家老少,或親朋好友,都圍坐在火爐邊,喝茶、抽煙、拍古今,有時還吃燒洋芋或烤紅薯,好不愜意。

和大自然最親近的是山里人。俗話說靠山吃山,城里人所謂的山珍,山里人隨手可得。雨季一到,山林里就有了各種菌類,空氣里一片菌子的味道,無論貧富,都能吃到菌子。常見的有牛肝菌、青頭菌、干巴菌、猴頭菌、凍菌等。還有各種野果,最多的是櫻桃、枇杷、八月炸、五味子、毛栗子......放牲口的山里娃,餓了,挖幾個野山藥燒著吃,可以充饑;渴了,喝幾口山泉水,可以解渴;下雨了,找個巖屋洞,可以避雨;冷了,燒一堆篝火,可以取暖......大山養育了山里人,給了山里人生存的本領,也給了山里人大山一般的性格。

上世紀七十代,那地方還沒有公路,沒有電燈,沒有電話,也沒有商店。照明用的是桐油或煤油。近跟前沒有供銷社,買生產生活資料,要跑很遠的地方,往返得走一天;孩子們也不能就近讀書,上小學就開始寄讀,他們遠離父母,很小就獨立生活,嘗到了生活的艱辛。不過,很多孩子通過發憤努力,后來考上了中專,乃至大學,走出了大山,走進了城市,從此改變了命運;現在,很多青年人都外出打工,去了更遙遠的地方,有的被外面的花花世界所吸引,再也不愿回到山里了......

當時光走進二十世紀后,那個村莊跟許多山里一樣,有了電燈、電話、電視,有了摩托、汽車、轎車,很多人都把土坯房、石頭房、木板房推了,蓋起了磚瓦房、小洋樓。

離開山里四十多年了,真想再回那里看看,并且住上一些日子,聽蟬歌鳥唱,賞春花秋葉,喝天然蜂蜜、吃石磨漿粑;在狗吠聲中入睡,在雞叫聲中醒來;到山林里找菌子,撿板栗、采蘑菇,挖野菜,那才是神仙過的日子......

云上竹山客戶端下載
天天酷跑贵族